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系统逼我撩汉

系统逼我撩汉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江晚

小说简介:

  江晚嫁给了一个病秧子王爷冲喜,只等王爷病逝,做个有钱的寡妇,遛狗逗猫,再喝个小酒儿。谁料新婚之夜,冒出了个炮灰自救系统。【新婚夜,新郎忽然没了呼吸,皇帝震怒让人把你活埋殉葬,为了自救你选择:1.吻醒你的新郎,并对他说:殿下,我心悦您已久,请一定一定要让我为您生猴子。2.原地等死】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系统逼我撩汉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昏暗的新房内,弥漫着一股暧昧的气息。新娘被长相妖孽的新郎压在身下,白皙的脸上染上一层红晕,水润的眸子里也氤氲着水汽,精美的嫁衣被剥至肩头,露出了圆润光洁的肌肤。

  新郎垂眸看着身下的新娘,额心的那颗红痣十分妖冶,他慢慢低下头,二人离的越来越近。

  被压在身下的女子眼睫颤动,抵在他肩头的手用力,轻轻推搡了一下,仿佛欲迎还拒。

  “殿下,别这样。”女子声音柔媚,但又带着一丝怯意。

  这幅场景,怎么说都看的人热血沸腾,恨不得让人想帮新郎扒掉身上的衣服。

  但是,如果真的是这么简单就好了。

  江晚活了两辈子,对于自己的新婚夜,她想象过无数个场景,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尴尬的场景。

  就在刚才,她刚偷偷摸摸地亲完人,就被另一个当事人抓了个正着。

  另一个当事人,也就是她的新婚夫君荆王,在她刚亲完他,还没来得及从他身上起来的时候,他忽然睁开了眼睛,亲眼目睹了自己非礼他的全过程。

  那双眸子漆黑幽深,里面带着冷意,让伏在他身上的江晚愣住没敢动弹。

  他的眼神,一点也不像是刚醒过来的模样,里面清明一片,带着丝丝杀意。

  江晚被这股杀意吓到,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他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

  他的手掐在她的脖子上,只要稍稍用力,就能瞬间掐断她纤细的脖子。

  “殿下请听我解释!”江晚被他这幅模样吓得魂飞魄散,急急忙忙地喊到。

  荆王手微微一顿,看了她半响,声音暗哑道:“说。”

  他的语气很冷,仿佛若是她的话令他满意不了,他的手便会折断她的脖子。

  江晚心跳如擂鼓,她咽了一口唾沫,结结巴巴解释道:“我是陛下为殿下挑选的王妃,为了让殿下能醒过来,陛下让我为殿下冲喜。”

  越说越流利,她也没有之前那么慌张了,“我不是刺客,殿下请放心。”

  说完话,她可怜巴巴地看着男人,让她知道自己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但是荆王没有动,他淡漠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后问:“解释完了?”

  “啊?”江晚一头雾水。

  还要她解释什么?她迟疑地问:“殿下还想知道什么吗?”

  荆王定定地看着她,许久之后忽然扯了扯嘴角,眯起眸子道:“本王想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

  刷地一下,江晚的脸蛋红成了猴屁股。

  “快说,不然本王便杀了你。”他的手搭在她的脖子上,紧绷的身子慢慢放松下来,催促了一句。

  但这一切江晚并未发现,她的小脑袋瓜子在飞快地转动着,寻思该如何向他解释。

  该怎么解释才好呢?

  好像说什么,都不能解释她为什么趴在他身上,还把人的衣服扒开了。

  没错,她不止偷亲了男子,还把人家的衣襟给扒开了。

  江晚偷偷地往下看了一眼,只见他身上的红衣凌乱,衣襟微微敞开,露出里面一抹白皙精瘦的肌肤。

  荆王生的特别好看,是她见过生的最好看的男人。

  与如今满身冷意的他不同,实际上荆王外表上是个气质清隽的男子。他生的很好看,穿着一袭绛色织金长袍,头戴金玉做就的玉冠,一双浓密的剑眉入鬓,鼻梁高挑,五官犹如刀削,只不过紧抿的薄唇上没有半点血色。

  最最惹眼的,要数他眉心那颗朱红色痣,在昏黄烛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妖冶。

  可惜他眉眼间萦绕着病气,消损了许多美貌。

  “再看便挖了你的眼珠子。”上方传来一道带着凉意的声音,下的江晚立即回神,不敢在想入非非。

  “说吧。”他不急不缓地道。

  “我......我刚才见殿下呼吸微弱,便......便想给殿下渡气。”江晚结结巴巴道,“我真的不是有意非礼殿下的!”

  他这么凶,害得她脑子里一片混乱,根本找不出什么好的理由来。

  情急之下,只能闭上眼睛半真半假地掰了。

  “哦?”荆王眯起眼睛,回想自己醒来发生的事情。

  他意识回笼的那一瞬间,感觉自己呼吸艰难,心脏似乎都要停止跳动了。忽然间,一股带着淡淡香气的气息闯入他的身体,让他身体有了力气。

  难道说,当真是因为她给自己渡气,才令自己醒了过来?

  他忽然低下头,看着身下的女人道:“再渡一口让本王看看。”

  江晚:“......”

  “殿下都已经醒了,就不必了吧......”她讪笑道。

  刚才亲他那一下,是被系统所逼迫,现在再叫自己亲,顶着他要**的目光,她怎么可能亲的下去。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江晚和寻常人不同,她有前世的记忆。

  前世她是个普通白领,年近三十还没结婚,日常被父母催婚,因为见义勇为被车撞死。

  这辈子她命还不错,成了四品京官江逢鹤的女儿,生活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梁国。

  按理说她虽是小官之女,但也应该富贵无忧。可她生母早逝,父亲娶了个继母。

  继母是个小官家的庶女,性格懦弱不管事,生了一儿一女,虽然与父亲江逢鹤一样,对自己鲜少过问,但也不曾苛待过自己。

  直到江晚渐渐长大,江逢鹤给她定了一门亲事。

  未婚夫赵修然是个穷举人,但人生的好看,并且赵家家训四十无子方可纳妾,江晚这个颜狗一下子就心动了,也看上了这门婚事。

  为了叫赵修然安心读书,江晚经常拿自己的月例接济他,等他高中进士时迎娶自己。

  但没想到,赵修然高中进士后被穆王看中,想要把自己的女儿昭容郡主嫁给他。赵修然也没有拒绝,立马就到江家把和江晚的婚事退了,与昭容郡主定了亲。

  后来江晚又无意间听说,江逢鹤想要把自己嫁给上峰做继室,江晚当即便气坏了。

  江逢鹤的上峰是个四十多岁的鳏夫,女儿都比自己大,得知江逢鹤想将自己嫁给他,江晚想了许多办法都没能打消他的念头。

  被逼无奈之下,她恰巧得知荆王病危,皇帝要找八字合得上的女子嫁给荆王冲喜。

  而当时家中有女儿的人家都不愿意报名,江晚心中一动,就想办法让人把自己的名字报了上去,没想到几日后真的被选中了。

  她本来算盘打的很好,传闻荆王活不过二十岁,她嫁过来刚好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守寡。

  这样的话荆王府就她一个人说了算,再也不必受江家那群人的气,也不用怕未来丈夫养小三小四。

  一切进行的很顺利,刚才荆王脸色苍白,都快要没气了。

  但突然冒出了一个系统,自称是炮灰自救系统。

  系统的面板上写着这样一段话:

  [新婚夜里,你忐忑不安地坐在床边,看着面色苍白、胸口没有起伏的新郎,你颤巍巍地伸出手,忽然尖叫了起来,因为新郎竟然没有了呼吸。

  侍卫闯了进来,发现新郎已经死了,皇帝震怒,命人将你活埋为新郎殉葬......]

  “咳咳!”江晚当时正在喝汤,险些被呛死。

  看着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系统,她的背后吹过一阵凉风。

  连忙跑到床边查探情况,便见自己的新婚夫君,脸色越来越差,呼吸也渐渐弱了下来。

  江晚吓得魂都要掉了。

  她是想守寡,但不想在新婚夜里就守寡啊!

  新婚夜里新郎死了,那她不得被当成丧门星了?皇帝让自己殉葬,那不是很正常吗?

  就在她急的团团转,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面板上的字又发生了变化。

  [你绝望之下,为了自救做出选择:

  1、扒开新郎的衣服,轻轻抚摸他的胸膛,在新郎死亡前轻轻吻上他的唇,将他唤醒。

  2、原地等死。]

  还用选吗?当然是选1了。

  江晚想也没想,就扑到荆王身上,三两下地扒开了他的衣服,闭着眼睛亲了上去。

  等睁开眼起身时,就变成了现在这幅场景。

  身下的女子脸蛋通红,眼睛水汪汪的,像是包着一汪泪水。自己若是稍用点力气,便好似要哭出来似的。

  她的声音软软的,怯怯的,鼻头也红红的。

  荆王的目光在江晚面上一寸一寸地扫过,在她忐忑不安的目光中放过了她。

  “姑且信你。”他松开了她的脖子,想要从她身上起来。

  江晚舒了一口气,等着他起来,自己就赶快躲到一边去。

  熟料这时,他忽然胳膊一软,重重地砸了下来。

  她的鼻子被砸痛,下唇也磕到了牙齿,一股血腥味瞬间在口中弥漫开。

  江晚顾不得被砸出来的生理泪水,她心里一惊,连忙喊到:“殿下,殿下你没事吧!”

  不会又出事了吧!她不要被活埋。江晚害怕的想。

  荆王没有反应,趴在她的身上没有动弹。

  江晚这下子彻底慌了,高声喊道:“来人,快宣太医!”

  “唔。”一只大掌捂住了她的嘴巴,男人不耐烦道:“喊什么?”

  “殿下泥煤事?”江晚含糊不清道。

  荆王将整个身子压在她身上,声音淡淡道:“放心,死不了。”

  他刚从鬼门关回来,身上没有力气,刚才还压着她盘问了许久。待知道她没有胆子对自己动手后,他身上的力气全松懈了。

  于是长时间水米未进,还久卧在床导致的浑身无力便席卷而来,他刚才起身时没有注意,这才倒了下来。

  这样的事情说出口,到底是有些丢人,所以他不想说话。

  没想到这女子以为自己出事了,大喊大叫起来,他才不得已出声。

  “让本王趴一下,待会儿就起来。”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江晚的脖子上,怪痒的。

  江晚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喔”了一声。

  她垂眸看着他身上的衣服,默默地数着衣服上金线绣的暗纹,呼吸都放轻了许多。

  屋子里一下安静了下来,她听到了烛芯炸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她忍不住动了动身子,悄悄地用手护住自己的胸口。

  “嗤。”男子轻嗤了一声,“你这豆芽菜一样的身材,本王看不上。”

  江晚的动作一滞,忍气吞声道:“殿下想多了,是你太重,压的我那里疼。”

  她今年才十六岁,胸部还没发育完全,轻轻压一下就疼。

  “......”

  他没说话,想要翻身滚下来,但却没有力气。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被抱错的姐姐回来之后

被抱错的姐姐回来之后

现代言情

阅读
霍少,宠妻请节制

霍少,宠妻请节制

豪门总裁

阅读
绝品强爸

绝品强爸

都市娱乐

阅读
邪王的出逃王妃

邪王的出逃王妃

豪门总裁

阅读
首席枭宠成瘾

首席枭宠成瘾

豪门总裁

阅读
豪门娇宠:甜妻要重来

豪门娇宠:甜妻要重来

豪门总裁

阅读
逆袭狂妃谋天下

逆袭狂妃谋天下

古代言情

阅读
男主男配都被我气哭了

男主男配都被我气哭了

现代言情

阅读
暴君的冲喜小皇后

暴君的冲喜小皇后

古代言情

阅读
正好遇见:命中的你

正好遇见:命中的你

豪门总裁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