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忆君迢迢

忆君迢迢

来源:麦子云    主角:沈羲赫,凌雪薇

小说简介:

  他的眉目棱角分明,那张脸虽俊美无比,却不若裕王那般温和,而是让人心生敬意不敢直视。他身姿挺拔,身形修长,一件玄色披风更衬得他剑眉星目,气度不凡。他眼神中充满了好奇,抬手摘下那宫灯递与我,开口道:“你是何人?怎会深夜还在这御花园中?”他的声音低沉,如同那张脸一般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魅力,但依旧有着凛然不可侵的震慑力。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忆君迢迢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声音我听过,即使听过一次我也不会忘记——就在我大婚的那个晚上。

  我的目光落到了他腰间佩带的那块玉饰上,白色的羊脂玉在夜色下有着清冷的光,上面精雕细刻的团龙祥云精美无比,象征着佩带者高贵的身份。

  我淡淡地笑了,心中感到些许的无奈,我们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虽然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永远都不见到他,但是,却从未想过会这么快又是在这样的时间场合。

  是的。他,就是彰轩帝沈羲遥。

  我低着头不知怎么回答,我能感觉到他的目光长久地落在我的身上,我微微抬头瞥了他一眼,他的眼神中充满玩味,我知道他在等我的回答。

  我深吸一口气,抬头朝他微笑了一下。他愣在那里,我趁他没有回神之际猛地夺下他手中那盏宫灯,转身就跑下了幽然亭。

  “循着花瓣走。”后面传来喊声,然后是爽朗的大笑。

  花瓣?在晃动的灯光下,果然见到路面上躺着一片新鲜的荷花瓣,前面又是一片……

  一路狂奔,我不时地回头,没有看到追赶的人影,心才稍稍放下一点。终于走出了这个“曲径通幽”迷宫。按照我对后宫布局的大致了解,出了御花园的东门就是东六宫了。

  东、西六宫由一条南北走向的宫道相连,而这南北宫道的中间,就是我的坤宁宫。我用宫灯照着脚下的路,应该是这条路没有错的,御花园里大多是碎石或者青玉铺路,只有近门处是宽阔的大方石,多用白色,雕着繁复的牡丹。走出御花园的门,又好容易找到了东六宫宫道上的宫门。

  心中正在雀跃就要踏进去时,却见一队夜巡的侍卫在不远处出现

  我吓得熄灭宫灯,躲在了门边石狮的后面,懊恼自己为何不带一件深色的披风,自己一袭白衣,此时也好遮挡自己。现在就祈求那些侍卫不出这宫门,或,这石狮能助我隐藏不被发现。

  毕竟,深夜在皇宫中行走是违了宫规的,更何况我没有带任何可以证明我身份的东西。

  脚步声近了,再近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惊惧笼罩着我。眼看一个侍卫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宫门口,突然我听见“唰唰”跪地的声音。

  “参见皇上。”

  然后是沈羲遥淡淡的声音响起:“嗯,都下去吧。”

  又一阵“唰唰”声。他高大的身体挡在了我藏身的石狮前,侍卫整齐地从我眼前走过。

  我轻嘘一口气,却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心再次悬起来,正想该如何应对眼前的情况,一只手已经伸到了我面前。

  我抬起头,只看进他那双深不见底的漆黑双眸中。我连忙微垂了眼睛不言语。他笑着说:“难道蹲着比站起身要舒服么?”

  我“扑哧”笑了,拉着他的手站起身。

  他的手温暖而坚实有力。我看着他正要说话,他却回身看了看漆黑悠长的宫道,又看了看天,转过身温和地对我说:“可愿陪我走走?”

  我点了点头。心里惊讶他没有用“朕”,而是用了“我”。

  他见我点头,嘴角弯成一个好看的弧,拣起我放在一边的宫灯,从袖中拿出火石,宫灯再次散发出柔和温暖的光。他看了我一眼,就手执宫灯径自在前面走,我小心地落在他后面一步紧随,低着头。

  走了很久,两人都无语。我的心“砰砰”跳着,他这样不言语是怎么回事呢?我又该怎么办呢?如果他问起我是谁,我该如何回答?

  或者,该如何逃开呢?走着走着我抬头,竟然发现他走在了我的身旁,步子从容缓慢,好似散步。可是,这没有月亮的晚上,凉风凄凄,真的不适合散步。

  我望了望他,想说让他回宫休息的话,毕竟明天一早还有早朝。他一向都是勤政好学的皇帝,现在很晚了,更何况风也越来越急了,他穿的又不是很多、很厚,着凉染了风寒就不好了。

  我正要开口,他的目光转过来,看着我皱了皱眉问:“你冷么?”

  我“啊”了一声,心中甚是惊讶,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细心,却又不知如何回答,只得垂下眼睛又摇了摇头。

  他停下脚步,我也停下来,看着用大理石铺就的宫道,心中慌乱不知他要做什么。突然我感觉有东西披在了我身上,侧头一看,原来是之前他身上穿的那件玄色披风,再看他,只穿着一件银纹单龙墨蓝平锦常服,单薄的面料。

  我慌忙要解下那披风,他按住我的手,摇摇头笑了:“不用,我不冷。你穿着吧。”说完,又径自走着。

  我上前一步拉住他的衣角,“皇上……”

  话音未落,大雨就无预兆地洒下。

  他拉了我的手跑起来,我跌跌撞撞地跟在他身后,披风和裙子被雨水打湿绊着我的脚,软底白缎的绣鞋不小心踩在了纱裙长长的前摆上,脚下一滑,腿一弯,惊呼一声,人就倒在坚硬的大理石上。

  他停下来,弯下腰就抱起了我。他的头发已经湿了,水嗒嗒地滴下来落在我的脸上。这是不合礼数规矩的,我挣扎着要下去。

  他加紧了手上的力度,看着我说:“别动。”口气是那么的不可抗拒。

  我僵着身子,任由他抱着我飞快地走着。他抱我抱得是那样的紧,我紧贴着他的胸口,呼吸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也感觉到他坚实有力的臂膀。我将头埋起来闭上眼睛,心跳个不停。

  “皇上,您这是……”

  伴着张德海慌乱惊讶的声音,我睁开了眼睛,我们已走进一座宫室中,我看到张德海用疑惑的眼神看我。

  他没有理张德海,抱着我进了里间,轻轻地把我放在床上。

  张德海跟进来,“皇上……”

  他看了张德海一眼,没有回答,走了出去。张德海慌忙跟出去,“皇上,您快擦擦,奴才这就让他们去请御医来。”

  然后,我听见他不耐烦的声音:“不用了,熬些姜汤来。”

  “小六子,快去!”张德海吩咐道。

  “哎。”有人匆忙跑了出去。

  “皇上,您快换身衣裳。”一阵窸窣声音之后,又传来张德海的声音,“皇上,不早了,早些安歇吧。”

  “朕还要看完这些折子,你先下去吧,有事朕叫你。对了,先去找件女子的衣服来。”

  我静静地躺着,眼前是明黄的床帷,身边是淡黄的锦被,到处都是龙的图案。我暗叹一声——这里,应该是养心殿了;我躺的,应该就是大羲皇帝的龙床。

  该怎么办?我思索着,总不能就这样一直到天亮,况且他一会儿要安歇时就会进来的……

  不一会儿,有人进来,捧了一套女子的衣衫。我假装闭了眼睛,听见脚步声离开,这才睁开眼睛。

  我起身下床,匆匆穿好衣服,又拿了自己的湿衣,轻轻走到门边,透过门缝我看见他趴在了那张乌木宽桌上,桌上是一沓沓的奏章,他的手中还拿着朱笔。我轻轻上前,看来他是批奏折时睡着了。

  我心揪了一下,走回床边取了被子小心盖在他身上,又轻轻摘去他手中的御笔。他头偏向一边,睡得很熟。

  我细细地看着他熟睡的脸,那坚毅的棱角柔和了许多,少了那份威严,他也就是一个温和的男子。

  我慢慢拉开门向外看了看,门口竟无人守卫,想定是张德海怕扰了皇上给撤下了,不过殿阶下却有侍卫巡逻走动。

  趁着一队侍卫刚过,我猫了腰快速走过殿廊。这里应该和我坤宁宫一样有个小小的花园,就一定会有那个供莳花太监进出的小门了。

  待我安全回到坤宁宫时,天边已微亮,一路上我躲了好几次巡夜的侍卫。

  雨一直下着,虽不若开始那么大,但是我浑身还是被淋透了,脚下渐渐无力,一迈进坤宁宫的宫门看见当值的小禄子,心放下,一夜的担惊受怕后的劳累和风吹雨淋后的寒冷一起涌了上来,再加上先前一天一夜没有休息,我头一沉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朦胧中好像听见皓月让馨兰去请御医,我费力地睁开眼。

  蕙菊眼尖看见我醒了,上前焦急地问道:“娘娘,您怎么样?”

  皓月、馨兰听见立刻来到我身边。

  我挣扎着说:“不要去请御医,只是累了。”

  说完,凝神看了皓月一眼。皓月要说什么,我摇摇头闭上了眼睛。

  皓月上前给我掖好被子,然后说:“馨兰,你随我去小厨房,还有些医风寒的药,我们给娘娘熬了。蕙菊,你在外面守着吧,让娘娘好好睡一会儿。”

  听到她们都出去了,我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都市吞龙战帝秦无双小说

都市吞龙战帝秦无双小说

都市娱乐

阅读
富家千金的上门赘婿

富家千金的上门赘婿

都市娱乐

阅读
都市吞龙战帝(秦无双沐青鲤)

都市吞龙战帝(秦无双沐青鲤)

都市娱乐

阅读
秦无双沐青鲤小说

秦无双沐青鲤小说

都市娱乐

阅读
都市吞龙战帝

都市吞龙战帝

都市娱乐

阅读
逍遥大少

逍遥大少

都市娱乐

阅读
顾少夫人又娇又飒(陆芷凝顾述川)

顾少夫人又娇又飒(陆芷凝顾述川)

豪门总裁

阅读
顾少夫人又娇又飒

顾少夫人又娇又飒

豪门总裁

阅读
都市狂战

都市狂战

都市娱乐

阅读
战少今天又宠我了

战少今天又宠我了

豪门总裁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