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穿成短命男二的锦鲤小闺女

穿成短命男二的锦鲤小闺女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檬檬,顾时深

小说简介:

  《追爱100次:霸总的影后娇妻》里,完美男二顾时深,出身豪门,身高腿长,帅裂苍穹,但在遭遇了车祸残废,众叛亲离,失去身份地位后,顾时深变得性情暴戾,黑暗偏执,完全黑化,极端到要和所有人同归于尽,就在这时,一软乎乎的小团子吧唧黏过来喊他:“粑粑~~”……檬檬做一个梦,她梦见爸爸从大楼上跳下来,她就没爸爸了,四岁的团子立马化身爸爸的跟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穿成短命男二的锦鲤小闺女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爸爸,不要死!

  檬檬在睡梦中大喊,双手乱挥,想要抓住什么。

  “没用的东西,连要钱都不会,就知道睡睡睡蠢的像猪。”耳边是气急败坏的声音,紧接着檬檬胳膊一痛,她被人拧醒了。

  勉强睁眼,映入眼帘的是尖尖的下巴,还有像吃了小孩儿一样的红嘴皮。

  檬檬睡眼惺忪:“妈妈……”

  尹菲扬眉,将人拽起来:“别喊我,一会你那个残废爸爸回来,找他给你钱,越多越好听到没有?”

  四岁的团子怯怯的,噘着小嘴不吭声。

  尹菲恼了,一把掐上团子胳膊:“反了你敢不听我的话,你找不找?”

  檬檬疼地啜泣:“妈妈,疼……”

  “疼就对了,必须去要钱,”尹菲一脸恶意,她看了眼泛红的掐痕,“还有你要敢告状,我就把你那个残废爸爸推下楼,摔死他。”

  团子瞪大了眼睛,小身子害怕的微微颤抖,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尹菲得意极了,这一家子大的残小的傻,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这个便宜妈她才不当。

  当初她拿着假亲子鉴定报告,上门说是这个小崽子的亲妈,留了两滴泪,假意要付出所有的母爱,就留下了。

  哼,反正残废的钱几辈子都用不完,她要多弄点。

  “找**要钱。”尹菲恶巴巴地警告团子,说完这话扭着细月要出了房间。

  檬檬揉了揉胳膊,表情懵懂茫然,她刚才好像做了和爸爸有关的梦。

  在梦里她发现,生活的世界是一本故事书。

  故事里女主受到男二的资助上学,后来女主想要当明星,男二又一路护航她进娱乐圈。

  然而在一次酒会上,故事的男女主还是相遇了。

  女主被人算计,阴差阳错和男主滚成一团,这幕还被男二当场看到。

  男主和男二因为女主,拉开了争斗。

  最后男二因女主出车祸双腿残废,自己的公司还被男主抢了。

  男二失去一切,从此抑郁黑化,极端的像变了个人。

  一年后,男二从高楼上一跃而下自杀了。

  @

  团子脸皱紧了,故事里那个残废短命的男二,就是她的爸爸顾时深。

  梦里的故事情节她不大记的住,可是爸爸跳楼的那一幕,她记得真真的。

  只要一想到爸爸只剩一年的生命,团子就急的原地转圈圈,像捉不到尾巴的奶猫崽子。

  虽然爸爸总是沉着脸不说话,不抱她也不亲她,但那是爸爸呀,她还是想爸爸能活到一百岁。

  “小小姐?”正在这时,房门被二次推开,一体型微胖五十来岁的妇人挤了进来。

  檬檬回头,无精打采地喊了声:“苏婆婆。”

  苏婆婆叫苏红,是爸爸请的私人管家助理。

  苏红蹲团子面前,撩起她袖子一看,只见白嫩如藕节的胳膊上,通红的月牙印清晰可见。

  “挨千刀的,”苏红气得浑身发抖,“**掐的?”

  团子睫毛颤了两下,低头拽着袖子往下遮。

  “小小姐不用怕,”苏红心疼坏了,摸出药膏将红印抹了抹,嘴里还碎碎念着,“黑肝黑肺,连个孩子都下得去手,早晚遭报应。”

  当着团子的面,苏红不好说的太过份。

  她叹息一声,这世上就有这么狠心的亲妈,对自个孩子不是掐就是骂的,没个为人父母的样子,简直畜生不如。

  “先生回来了,我抱你过去,一会不管我说什么,小小姐点头就对了。”苏红抱起团子往外走。

  在团子看不到的角度,她脸上每道皱纹都染上了怒火。

  她已经忍尹菲很久了,这女人不是个东西,今天她非得撕下她的脸,让先生看清楚她的真面目。

  @

  风格简洁的饭厅里,安安静静的。

  上首位置,身形清瘦的男人坐在轮椅上,他穿着黑色衬衣,纽扣一丝不苟扣到最顶上,袖口宽松,露出凸起的腕骨,以及淡青色的血管。

  他抿着薄唇,一身气息沉默阴郁,像是走到尽头的枯树,春天不再发芽,秋天不再落叶。

  还没走到饭厅,团子一眼就看到男人的背影,她抱着苏红的手一紧。

  是爸爸!

  团子在爸爸顾时深左手边落座,她的对面是妈妈尹菲。

  自从尹菲以团子亲**身份进了门,虽然和顾时深没有扯证结婚,但她根本不把自己当外人,时常以女主人的姿态自居,半点不客气。

  团子一上桌,所有的注意力就全挂爸爸身上。

  她绞着手指头,像胆小的兔子,小脑袋一探一探地偷瞄爸爸。

  看一眼飞快低下头,一会忍不住,又看一眼又低头,如此反复,额头都快磕到饭桌上了。

  她想要爸爸活到一百岁,可又不晓得要怎么做。

  顾时深对团子的偷看没有任何反应,只见他呷了口温水,便退开轮椅,准备离桌。

  “先生,”苏红一脸担忧,“您不用一点?”

  顾时深摇了摇头,他半垂眸,右眼睑上就露出一点黑痣。

  逮着机会,尹菲就瞪向团子,示意她赶紧开口要钱,甚至还隐约逼迫提醒道:“檬檬,你不是有话要对爸爸说吗?”

  顾时深顿住轮椅,撩起眼睑,看着几乎快钻到桌子底下去的小团子。

  团子为难的快哭了,她不愿意找爸爸要钱。

  故事里说爸爸的公司都被男主角抢了,爸爸现在一定没钱钱的。

  听到这话的苏红,心头对顾时深的担忧,瞬间被腾腾怒火取代。

  这女人怎么能这样逼个四岁的孩子呢?她也不怕遭天打雷劈。

  她胖胖的身子一侧,严实的把团子护起来,像一只护崽的老母鸡。

  不好好教训一顿这个女人,她不姓苏。

  “先生你是不知道,”苏红忽然笑的很大声,“半个月前檬檬小小姐在公园遇到个高人,那高人说小小姐是锦鲤托生,命中带福很旺家人。”

  檬檬眨了眨眼,讶然地看向苏红。

  苏红对团子挤眼睛:“我这腰肌劳损,自从小小姐帮我揉了一次后,就再没痛过了,昨天我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这老毛病不药而愈,竟然好了。”

  “锦鲤?”嗓音有些沉,带着长久不说话的喑哑,以及淡淡烟草味。

  檬檬眼睛一亮,在苏红身后竖起了小耳朵。

  哇,爸爸的声音真好听。

  苏红也愣了下,接着心头狂喜,先生好几天都没说话了,今天竟然因为小小姐开口了!

  “哼,笑死人了,这种神棍的话也信,网上还遍地都是锦鲤。”尹菲冷嘲热讽,破坏氛围。

  苏红皱眉,耷拉的眼皮斜过去,“尹小姐,这种话不能乱说,不然会倒大霉的。”

  “她要真是锦鲤,”尹菲边说边用了一口白米饭,“那我这个妈岂不是早……哎唷窝的牙……”

  尹菲突然惊叫起来,张嘴吐出一口混杂了小石子的饭粒,以及半块带血的牙齿。

  “水!”满嘴的沙砾感让她脸都扭曲了,牙龈还在不断流血。

  苏红看着那半块牙齿目瞪口呆,这得多倒霉才会把牙给崩掉?

  尹菲不管不顾,抓起手边的水杯就往嘴里灌。

  苏红愣了下,那杯水……

  下一刻——

  “噗”非常刺激的咸苦味,让尹菲当场口贲水。

  这下整桌的饭菜都没法用了。

  苏红幸灾乐祸,假惺惺地说:“嗨呀,刚就告诉过你了,小小姐是锦鲤,命金贵得很,啧啧,你乱说话倒霉了吧?”

  她语气里的欢快,怎么都掩饰不住。

  “你……”尹菲反应过来,她被苏红整了,“你、故意的!”

  她捂着腮帮子,气愤中还不忘带娇嗲的跟顾时深告状:“先生,你都看到了,这种人不能要,得开除。”

  团子下意识的看向爸爸,紧张地扯着苏红衣裳,她不想爸爸开除苏婆婆。

  苏红安抚地拍了拍团子小手,份外无辜:“尹小姐,都是一个锅里煮的饭,你自个倒霉嗑到牙,这能怪谁?另外大家喝的都是一样的水,能有什么不同?”

  尹菲咬牙切齿,牙龈上撕裂的伤口,在盐水的作用下,痛感被放大,痛的她浑身冒冷汗。

  苏红扭头,得瑟偷笑。

  先生和团子喝的水自然是没问题的,唯有尹菲的,她抓了一大把盐丢进去。

  她看不惯尹菲动不动就拧掐团子,所以准备温水的时候,就想给她找点不痛快。

  哪知道她自个倒霉崩了牙,这下痛上加痛,简直大快人心!

  “尹小姐积点德,”脸上每道皱纹都带着对尹菲的嘲笑,偏偏苏红语气十分苦口婆心,“小小姐是活锦鲤,要对锦鲤不好,三灾五病都要霉透的。”

  尹菲吃了大亏,恨恨地剜苏红一眼,她其实忌惮的,还是一直沉默不言的顾时深。

  顾时深薄唇抿成直线,脸上隐约浮现不耐。

  他闭眼再睁眼,眼睑黑痣一现一隐:“请医生过来。”

  说完这话,调转轮椅径直离开,既不苛责苏红,也不过问尹菲。

  尹菲心里憋着邪火,五脏六腑都在火烧火燎,瞥见团子,霎时就迁怒上了。

  “你给我过来。”她表情不善,凶巴巴的。

  苏红将团子往身边一拢,吊着眉眼:“尹小姐,牙不痛了?”

  尹菲月匈口起伏不定,面色铁青。

  她不解恨地掀开椅子,发出很大的声音,龇着牙抽着冷气,摇摇晃晃地瘫在客厅沙发上等医生。

  苏老东西说檬檬是锦鲤,她是不信的,不过她不自觉就开始回忆。

  好像自打进门后,她确实经常倒霉,三天两头拉肚子拉到虚脱,出门还丢过一次钱包。

  还有一回,鞋跟卡进下水道井盖缝隙,崴了脚,痛了一个星期。

  平时没注意,这一细想倒霉事还真不少。

  呸,什么锦鲤,明明就是个扫把星。

  敢把霉运传她身上,等牙好了,她非得掐死小崽子,把今天的气一并出了。

  心头那股子气焰没发泄出来,尹菲憋屈得慌,她朝饭厅冷哼两声,将茶水小桌拍的啪啪作响,就好像每一巴掌都抽在苏红和团子身上。

  苏红听到动静,翻了个白眼,琢磨着给先生重新做点开胃的东西。

  猛地,客厅里传来一声尖叫。

  “啊,救命啊,我的手!”

  苏红冲到客厅,紧接着她一脸震惊。

  茶水小桌垮了,本来质地坚硬的钢化玻璃竟然裂成两半,锋利的尖角在尹菲手腕内侧扎出个血洞,杏色的地毯上全是血。

  尹菲脸色惨白,不断有鲜血从血洞飙飞出来,很大可能伤到了血管。

  她一眼看到檬檬,刹那脑门蹿起寒气,惊恐从她眼底流露出来。

  倒霉到这地步,难不成顾檬檬当真是锦鲤?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活该

活该

现代言情

阅读
甜妻很嚣张

甜妻很嚣张

豪门总裁

阅读
她的晏先生

她的晏先生

现代言情

阅读
嫡次媳

嫡次媳

现代言情

阅读
暧昧倒计时

暧昧倒计时

现代言情

阅读
王妃太纨绔

王妃太纨绔

古代言情

阅读
疯狂世界

疯狂世界

都市娱乐

阅读
极品上门女婿

极品上门女婿

都市娱乐

阅读
豪门女配从修仙界穿回来后

豪门女配从修仙界穿回来后

穿越重生

阅读
每天都在被幼崽们碰瓷

每天都在被幼崽们碰瓷

现代言情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537012318@qq.com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站点地图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